排队检票进场,我发现面对汹涌人潮,工作人员已经放弃程序了,不再按场次告知“下面是几点钟的××电影”,而是“凑齐一拨儿发车”,场次接近的放映厅同时放人。当我费劲挪到检票口时,负责买零食的爱人空着手回来了。电影院大概没想到城乡接合部人民如此痴爱电影,只派一个人守在餐饮收银台,排队至少20分钟。

一个颇为讽刺的细节是,就在此次公投结果公布后,当冲绳本地的媒体《冲绳时报》用中文、英文和日语三种语言发布了这一结果后,希望向全世界告知冲绳人民的意愿时,一些日本人,不但不跟冲绳人民一起反对美国对日本的军事压迫,反而揪住该报所使用的语言——不是英文,而是中文——不放,竟给这家报纸扣上了一个“私通中国”的帽子。